快评:非量产四驱版雷诺江铃羿整车技术状态

2019年晚些时候,江铃集团与雷诺集团成立全新的合资公司,并将主要市场突破口定位在新能源整车制造与销售。2021年9月,雷诺江铃官方将发布首款合作制造的电动汽车-羿。这款命名为羿的电动汽车,可以看做整合江铃新能源在电驱动系统、动力电池系统、电四驱控制技术(策略)以及整车控制系统的产业优势,结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质量保证体系(ASES及AVES),正向开发出的一款高性价比的车型。

1、雷诺江铃羿钢铝混合车身平台:

在位于英雄城市的南昌,江铃新能源建造了1座更加现代化的产业基地用于混线生产雷诺江铃羿。而来自雷诺一方所提供的的质量保证体系的优势,凸显在整车冲压、焊装、喷涂与合装层面。

在参观的当天,厂家的排产计划仅有部分雷诺江铃羿车型的“上钢下铝”车身的车身侧围的焊装、前纵梁与轮室罩焊装、以及车身侧围总成(外板+内板)、车身地板(含前纵梁与轮室罩焊接小总成)合装等工序。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前纵梁及部分结构状态特写。

红色箭头:车头方向

黄色箭头:前纵梁(热成型钢材质,强度1500Mp)

白色箭头:在纵梁固定前副车架的部分通过多层焊装达成

蓝色区域:位于车身焊接A柱下端的加强件(热成型钢材质,强度1500Mp)

需要注意的是(1),在需要加强的承载前部动力舱的前纵梁区域,通过设定多级溃缩区,起到阻隔冲击力传递至驾驶舱(焊接)的设定,而前纵梁与前保险杠关联的第1级溃缩区还要考虑便于更换的需求。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两前纵梁、两前轮室罩及前部保险杠支架完成合装的结构特写。

红色箭头:属于车身焊接部分的前防火墙焊接(热成型材质,强度1500Mp)

黄色箭头:前保险杠骨架(铝材质)

需要注意的是(2),在发生正面碰撞过程中,冲击力最先被前保险杠外蒙皮(塑料材质)吸收、随后前保险杠骨架吸收、前保险杠支架继续吸收冲击力、前纵梁持续吸收冲击力。如果行车速度更高、碰撞时的冲击力更大,那么冲击力将被传递至前防火墙、前A柱下部以及侧边梁。

这也是为什么雷诺江铃羿的前防火墙焊接采用强度1500Mp的热成型钢材质的原因,为驾驶舱乘员提供最后一到兼顾的被动安全保护措施。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前保险杠骨架(含支架)结构特写。

蓝色箭头:“目”字型的前保险杠骨架内部结构

红色箭头:属于前保险杠骨架的支架部分

为了降低低烈度或较轻烈度碰撞时维修成本和维修难度,前保险杠骨架(代支架),通过螺栓与前纵梁固定。铝材质的前保险杠骨架及支架,在保证强度的同时,还可以降低自重,加强整车强量化效果。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前轮室罩(含前纵梁)、车身焊接地板(含前地板和后地板)和后纵梁(含后备胎底板)的合装焊接件结构状态特写。

红色箭头:车头方向

蓝色箭头:采用热成型钢材质的侧边梁焊接(用于增加动力电池侧向冲击时保护效能)

需要注意的是(3),雷诺江铃羿的车型平台充分考虑了中置的动力电池总成(“悬吊”在车身焊接前后地板下端),在发生正向、侧向与后向碰撞时的被动安全设定。

在发生正向、后向碰撞时,前纵梁和前部动力舱、后纵梁和后行李舱起到缓冲的作用,达到保护动力电池系统的安全;在发生侧向碰撞时,则缺少有效缓冲空间。因此,通过采用强度更好的热成型钢材作为侧边梁,设定为“口”字型保护架构,达成动力电池系统的被动安全。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驾驶员一侧车身侧围外板(外)结构特写。

从表象是看不出,一体化的车身侧围焊接外板有什么“玄机”。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驾驶员一侧车身侧围外板(内)结构特写

蓝色箭头:车身焊接侧围A柱下端(固定前车门),采用强度为1500Mp的热成型钢材质焊接

红色箭头:车身焊接侧围底边(保护动力电池总成侧向),采用强度为1500Mp的热成型钢材质焊接

绿色箭头:车身焊接侧围后部(提高侧向抗冲击力),采用强度为1500Mp的热成型钢材质焊接

需要注意的是(4),雷诺江铃羿采用“上钢下铝”的车身架构,特别为“悬置”动力电池的车身焊接部分额外增加了强度。根据雷诺江铃官方发布的信息看,全车共有44组强度1500Mp的热成型钢,车身焊接前地板和后地板及侧边梁构成的“口”字型的加强结构,直接用于提高动力电池在发生整车碰撞时的安全性。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质量保证体系(ASES及AVES)的优势,不仅凸显在四大工艺优化方面,还作用于车型平台设计、悬架调教和操控性层面。

2、非量产四驱版雷诺江铃羿(非商品车)部分系统的技术状态:

从最新公布的信息看,雷诺江铃羿长宽高4675x1835x1480mm、轴距2750mm、面对民用市场的车型分为两(前)驱和四驱版,NEDC续航里程分别为450-500公里左右。

这里必须要提到的是,测试的这台非量产四驱版雷诺江铃羿配置的双段全景天窗,为了避免同类车型普遍出现的隔热效率低,导致夏天开车“头筛脚凉”的不足,采用镀银(膜)处理。

经过镀银(膜)处理后,不仅降低了乘员头部的灼热感,还直接的提升空调的制冷效率,降低动力电池非驱动用的电耗。

雷诺江铃羿的驾驶舱内布局,尤其是仪表台和换挡杆的风格,就是纯粹法系车的“以人为本”的调性。当然,这种相对“造车新势力”的去掉实体功能按键,“戳”一个大屏幕的做法完全不同。

笔者坚持认为,无论新能源汽车还是传统汽车,都不应该取消实物功能按键。雷诺江铃羿保留了空调控制面板,以便驾驶员在行车过程中可以精准且安全的调节车内温度,以及激活前风挡玻璃除霜功能。

笔者拍摄的这台雷诺江铃羿为四驱版,当驾驶员用显示屏出现“无敌模式”字样后,就意味着车辆处于全时电四驱状态了。而在经济、舒适、运动模式,雷诺江铃羿的前后驱动电机扭矩分配策略,调节为湿式电四驱状态。

雷诺江铃羿的全时电四驱控制策略,无论“油门”踏板行程多与少、深踩的力矩大与小,前后驱动电机都会输出适当的扭矩。

雷诺江铃羿的适时电四驱控制策略,根据“油门”踏板行车和深踩的力矩,自行判定前轮驱动或四轮驱动。

雷诺江铃羿的换挡杆为不是旋钮也不是按钮,换挡面板设定了电子手刹、自动驻车、警报灯、S/E和SF功能按键。在换挡的时候需要按下拇指“解锁”开关后,才可以进入相关档位。S/E按钮用于切换经济和舒适模式;SF按钮用于切换运动和无敌模式(无敌模式即为全时电四驱模式)。

受客观因素所限,雷诺江铃羿前悬架、中置的动力电池系统和后悬架的技术状态,就用高度还原车模配合表现。

从车模的底盘结构状态比对,雷诺江铃羿的共设定4组下护板,即前副车架下护板(红色区域)、动力电池前端下护板(黄色区域)、动力电池后端下护板(蓝色区域)以及后保险杠下护板(白色区域)。

雷诺江铃羿的底盘”的十分规整,前后副车架的电驱动系统以及传动半轴、动力电池前端的所有关路、动力电池侧向的制动和冷却管路被护板全完保护,体现出一款合资车型所应该具备的软实力。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前悬架技术状态细节特写。

可以确认的是,这台四驱版雷诺江铃羿准量产车前悬架为麦弗逊是独立结构,前转向节和下A型摆臂(含一体化下球销)为铝材质。

可能确认的是,雷诺江铃羿的前副车架为全框型或H型。

从雷诺江铃羿车模的动力电池后端下护板结构比对,或分为两组护板更为准确。靠近动力电池后端的护板,主要起到保护至后置电驱动系统高压线缆;后副车架下护板用于保护后置电驱动系统

红色箭头:后置电驱动系统只后转向节的传动半轴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的后悬架技术状态细节特写。

蓝色箭头:铝材质后转向节

红色箭头:后传动半轴

结合此前新能源情报分析网对雷诺江铃羿工程测试样车前后悬架技术状态对比,引入轻量化效果占优的铝材质的转向节,可以不同程度优化操控性。

上图为雷诺江铃羿工程测试样车前部动力舱各分系统细节特写。

黄色箭头:“2合1”高压电控系统

红色箭头:集成ABS阀体的电液一体化制动系统

白色箭头:VCU整车电控模块

蓝色区域:适配电驱动和动力电池循环管路补液壶

绿色区域:钢制散热器框架

雷诺江铃羿的高压配电和电驱动系统整合度非常高,与日产NOTE处于一个级别。动力电池系统配置了完整的液态热管理控制系统(低温预热和高温散热),驾驶舱制暖功能采用鼓风机送风至PTC加热达成(不再采用结构复杂的加热冷却液的PTC技术)。

需要注意的是(5),雷诺江铃羿的整车控制系统(VCU)由江铃新能源集团自行开发和量产。在中国本土市场中,江铃新能源属于少数几家具备研发整车控制系统的主机厂。

3、非量产雷诺江铃羿的电四驱控制策略:

四驱版雷诺江铃羿的前置电驱动系统最大输出功率110千瓦、后置电驱动系统最大输出功率60千瓦,且由合肥巨一动力提供。从账面数据看,四驱版雷诺江铃羿的扭矩分配输出“前重后轻”状态。

在铺装路面进行运动模式的扭矩分配测试:电动汽车特有的加速犀利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干燥的路面没有出现车身摆动引发的前后驱动桥扭矩在分配的需求。

在湿滑路面进行无敌模式的扭矩分配测试:直接进入全时电四驱状态,缓慢加速与“地板油”式加速时,都可以感觉来自车身后部扭矩输出带来的推背感。

社会道路上进行的测试符合道路交通法规,要向对四驱版雷诺江铃羿的前后驱动桥扭矩再分配的策略的研读和判定,就等整车上市后寻找合适封闭场地进行了。

笔者有话说:

通过来自资方-雷诺方面在整车开发的经验储备,与中方江铃新能源在电驱动系统、动力电池及热管理控制策略方面的经验储备相结合,综合平衡了作为1款轴距2750mm、三厢电动四驱轿车雷诺江铃羿,在前排成员头部空间、后排乘员腿部空间硬需求同时,尽量降低5系动力电池向舱室内侵占纵向空间、综合续航里程和主被动安全性之间的矛盾。

未完待续。。。。

新能源情报分析网评测组出品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

d:$("#h_aid").val(),super_id:$("#super_id").val(),crowd:$("#crowd").val(),content:$("#h_content").val()},function(data){ var jsonObj = eval(data); if(jsonObj.status==1){ layer.msg(jsonObj.info); setInterval(function(){ location.href='/Home/Index/article_article/id/1048.html'; }, 900); }else{ layer.msg(jsonObj.info); } }); } } function check_log(){ if($("#cdx_userid").val()=="" || $("#cdx_userid").val()==0){ location.href='/Home/Index/login.html'; } } tml> tml> 0){ location.href='/Home/Index/login.html'; } } tml> tml> script> tml> tml> f='/Home/Index/login.html'; } } tml> tml> 0){ location.href='/Home/Index/login.html'; } } tml> tml> script> tml> tml> html> tml> tml> ml> tml> html> tml> tml> ml> tml> tml> ml> tml> html> tml> tml> > > tml> html> tml> tml> > tml> tml> html> tml> tml> ml> tml> html> tml> tml> ml> tml> tml> ml> tml> html> tml> tml> > > tml> html> tml> tml> > > tml> ml> tml> tml> ml> tml> html> tml> tml> > > tml> html> tml> 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