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九号及E系列的Q与A

12月17日,全球智能短交通和服务类机器人领域的创新科技企业九号机器人在北京举办了新品发布会,正式发布了两款两轮电动车新品。发布会后有幸采访到九号机器人董事长兼CEO-高禄峰,九号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王野,并对我们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详细解答。

问:我是中关村在线的,我想先问高总一个问题,2019年是新国标执行的第一年,属于行业阵痛期,市场相对来说比较惨淡,我们九号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进入,有什么样的考量吗?

高禄峰:我们刚才提到一个观点,希望在一个行业产生比较大的跳跃机会的时候,我们进入。我们之所以选择全电动车这个行业,因为我们发现汽车行业从原有燃油车的阶段到电动车阶段,已经很顺利,很成功了,我觉得在全电动车行业也会发生同样的事,同样在两轮电动车的领域,也发生同样的事情。为什么?因为这个领域,在中国大概是三千多万辆,同时,我们发现像欧洲和东南亚的市场在快速起步的时候,全球的流量非常大。功能机往智能机转换的时代,其实已经到来了,这是大环境。另外你刚才提到另外一件事,中国出现了新国标,这件事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厂商,卖得每部车都开发到了,我们希望在行业跃迁的时间进入,正好新国标出台,对我们是非常大的利好。

问:第二个问题想问王总,电动车行业很简单,产品外观同质化比较严重,这是公认的问题。另外确实缺乏智能,智能电池这块的东西,从产品力上来看,我们做的其实比较突出。电动车行业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点是卖货,卖货我们主要看的是线下渠道这块,我们看了一下我们首批260家马上开业了,在线下渠道接下来是有什么样的策略呢?

王野:接下来,就像您说的非常深入,电动车线上卖货是可以,但是线下是绕不开的,所以我们首批260家店是第一批的线下渠道,明年我们大概会开到700家店,基本上希望覆盖中国一二三线城市。而且这不是结束,我们也会进入到欧洲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线下渠道绕不开,我们会用大数据的策略,哪些地方卖的好哪些地方行驶比较密切,我们能把脱敏的数据用来辅导在哪个地方开店,智能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不仅是用户体验,包括商业策略的选择,我们可以拿到带着瞄准器的热兵器去战斗,去和拿着弓箭大刀长矛没有数据武器的传统企业竞争,当然我们也有向他们学习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未来算法和数据一定更有作用。

问:二位老总,我是新能源情报分析网的编辑。早上起来我已经拿到了一台咱们E100车的电池,这个电池220伏电,进行充电时候的热成像视频监测,现在充了五个小时,我同事跟我说这个电池表面上温度变化并没有太多,我们现在始终是25、26度,我们有个问题,咱们这款E100,使用的是18650NC的,我们在之前听到过使用这些电芯的电动汽车存在一个充电、放电效益弱一些,我看到咱们的介绍,咱们这款车带有电池BMS系统,也是可以具备主动均衡充电功能的,能不能就这款车的电机策略还有在电冲下电芯的温差,它的温差会控制在什么范围之内,麻烦您介绍一下。

王野:很专业的问题,我们采用的18650NC电池,高倍锂电池,我们使用电池的倍率超过了最大功率使用的倍率,高倍率就为了降低发热,这个目的是为了让电池更长寿更安全,充电发热是一个安全隐患。同时我们在电池上面设计了主动的战略风道,行驶的时候自然风能可以带走很多的热量。冬天的时候低温是铝电池的策略曲线,我们策略上是这样的,电池温度低于零度不允许充电,逐渐温度升高到零度以上启动充电,不同的温度会设置不同的充电限流。比如说五十度温度下充电电流可以达到最大,但是只有五度,这个时候充电电流会以正常充电电流五分之一或十分之一,非常小的电流充电。

我们在电池内部我印象中放了八个还是十六个温度监测传感器,通过这些传感器分布在不同电池里面的位置,来监测不同电池部位的温差,如果温差较大,我们会开启第一组产品。第二在内部充电的时候,对每组充电的电流会有调节,这样会均衡电流,如果还是温差还是存在,那我们可能就进一步的降低或者切断某个模块的充电电流,这个带来的坏处是让充电变慢,但是好处是让电池寿命更长。确实会有一些欠缺,但是鉴于它是两轮电动车,没有办法使用汽车上的技术,没有办法采用加热技术,所以其实还是有些曲线的。好在因为电池只有十公斤左右,拎回家充电它的温度应该来说还是很快能升到能充电的温度。

高禄峰:我从另外的维度补充两句。第一件事我们到目前为止,大家也提到了我们是全球电芯使用最大的企业,这是没有疑问的事,我们锂电池是全球领先的位置。第二件事我们从2012年到现在,我们在行业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口碑是我们不虚标,不仅不虚标,有些地方我们是比较保守的,我们标了多少但是续航没达到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会觉得说你的平衡车当时要求是85公斤以下的人骑,现在我是210斤,我骑着一样没问题,在这方面我们有内部自己自醒的方式,我们是不虚标的公司。

问:因为我本身也是咱们九号平衡车的粉丝,经常周末晚上骑着去玩,咱们这个APP下了我感觉非常惊喜,咱们的APP里面提供了电芯温度,包括其他的厂家提供的APP都没有提供温度的。这个是你们非常好的优势。现在也需要这样丰富信息的输出,这是我想说的非常好的地方。

高禄峰:我觉得我们的伙伴能够发现我们在用心的做事情,这个其实对我们来讲还是最大的鼓励,大家会觉得永远不会发生的细节我们做到了。

问:我是环球网的记者,今天带来了很多新产品,不但性能强劲,性价比也非常高,今天咱们今天发布的产品与以往的产品相比,更多的是交通工具类的产品,现在的产品与以前小巧产品相比区别在哪?我们发布的一系列电动车类的产品希望达到什么样的预期?

王野:我还是用发布会的一句话形容区别,第一个是非常爽,有标准可用,平衡车没有标准可用,我们做了国标,我们去和UL做了美国国家标准,做了加拿大国家标准,做标准很痛苦,但有标准可用意味着什么?国标要求30万次,我们可以做几倍选择,我们可以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好不好,但是没有标准的时候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到多好才够好,这个时候我们心里很清楚我们做的足够好。它带来的难题是什么呢?大量的标准和行业的规则,这些规则我们要学习,所以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去整个学习这些规则,去寻找对用户最有利和最扎实的东西。因为九号是技术公司,我们这次发布会连模特都舍不得请,但是我们在研发上面投入了超过五百人的研发队伍。做机动车要抱着非常谦卑和严肃的心态,电动车要上路,用户可能要用十年,这十年我们要为他的安全选择,这就是为什么要不惜代价的研发,过程中我们做了三十几款车架,不停地调整。

高禄峰:去年在常州新开了一家研究基地,投入了十个亿。我们也是业内非常快速拿到所有生产资质的企业,无论是哪个环节都感觉到我们是认真在做这个事情,所有的基础都夯实,我们没有像行业里面经常产生的方式,为了快速的出产品,快速回收成本,我借用别人家的资质。经常会有这样的,我没拿到资质,但我借用别人资质来做生产。我们没这样做,我们是实打实的拿到资质,打造好产品投放市场,这是我们做事情的方式。我觉得我们的公司对营销可能不像其他的公司,卖好就好了,我觉得还是要用产品打动用户。滑板车能快速的成为市场里第一名,它一定是因为大家觉得这个产品确实不错,这是我们所秉承的策略。

问:品类更多的倾向电动车吗?

高禄峰:我们的品类整个发展我认为相对比较均衡,同步去发展,包括现在发布的电动车,我们都是相对比较均衡发展。我和王野我们俩都是北航出来的,我们学校典型是理科学自动化的思维,我非常追求真正靠实力取胜。

问:大家听到您说的工厂投资,那么大的资金体量,现在也知道电动摩托车遇到很多困难,你们在资金上有哪些准备,你们线下几百家店是怎么考虑的?怎么样去保证平稳发展。第二个问题是电动车对于城市治理带来的问题会影响到一些公共交通,还有充电的问题,对人身安全会有影响,你们在做产品的角度怎么考虑到它和城市治理的问题?

高禄峰:我们的初心跟其他企业不一样,其他的公司是想做品牌挣钱,我们刚进入到这个领域的时候,希望每个品类做到非常好。所以你会发现我们在做这个事的时候,没有去投机取巧。比如刚才说我去买一个资质,或者用别人的厂房,投入一个成本就直接生产,这样其实你前期投入很小,包括这么庞大线下体系,包括你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投入那么多人去做研发有很多可以讨巧的地方,但是我们没有。我们希望做长线生意,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我们能从这个品类里成为一个非常领先的品牌。前期我们所有的投入,我们之前整个在短交通里面,没有电动车这个类别就做到四十亿,今年会更多。我们希望完成我们手里关于Segway-Ninebot这个品牌在全球创新领域的布局,这是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我觉得是初心上的差异。

第二个您提到的城市安全问题,我认为城市安全其实有很多方法能够让它变得更好,我们能猜到怎么让用户更加安全,当然这里有很多机构在考虑。从厂商的角度讲,如果我们提供给用户的产品非常简便,非常有助于大家去驾驶,非常安全的驾驶的时候,其实能够最大程度的减少一些没必要伤害。当然也包括其他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盗窃、丢失,我们都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法。

总得来说,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我们做这个品类做这么久,投入这么多,我们希望做这个品类里最长线的生意。第二个是我们通过很多安全层面可以帮助城市安全,这是个大的话题。大概就是这样。

王野:有几个数据,中国人均汽车保有量是0.17台,美国是1.1台,中国和美国大概有5.5倍人均汽车保有量的差距,但是我们永远不可能指望中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像美国人一样以汽车作为主要的出行手段,五倍的车辆,大家想想北京的车多五倍会啥样?完全没法走,没法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电动摩托车和电动国标车一定是中国未来交通版图里面必不可少的一环。既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那我们的使命就变成了把它做得更好、更扎实、更安全,用智能技术也好,用更扎实的测试标准打造它,让它更安全。包括锂电池,我们的锂电池交付了超过六百万台,远至芬兰、挪威、马尔代夫和新加坡都在运行,甚至包括迪拜的沙漠里面。过去七年,我们积累了比任何厂商都多的锂电池的安全使用数据。像高禄峰讲的,过去造电动车往往是攒件加打螺丝,大家在不懂电池的情况下使用电池,无知者无畏。而我们是用得多越敬畏,新国标给了我们契机,让扎扎实实做产品的公司有机会在标准下做好产品,而不是说拼价格,看谁更便宜,看超标超的更厉害,这是第一个问题,有关新国标给我们电动厂商带来的机会。

第二个交通安全问题,我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最核心的是国家和政府给出规范,给出标准,引导更多规规矩矩扎实的厂家按照这个标准去打造好产品,像比如说日本、欧洲,大量的摩托车街上跑,也没有什么不安全的。

问:我是澎湃新闻的汽车记者,我不是很了解,我比较好奇在线下销售这块咱们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渠道,目前看到的是线上的。还有就是对售后服务这块会有什么更容易解决,更能引导行业发展方向的,比如解决充电问题,或者是电池更换问题。

王野:线下这块我们绕不过去,九号大家在国内感知到我们是主做线上的品牌,但实际上九号一半以上的营收是在欧洲和北美通过线下渠道销售出去的,我们在欧洲建了四千家门店。在美国Costco、山姆会员店这些,我们几乎进了北美所有的家电大卖场,线下不是问题,哪个渠道更容易获得消费者的支持就是好渠道。线上有时候销售高,但是有些时候线下效率对电动车更高。例如,有一家店能提供打气,调个刹车等服务,这些都是非常好,非常有价值的服务,线上很难获得。我们无法想象刹车有点问题了,把车寄回去修,这个是对用户价值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们其实这不纠结到底是线上还是线下,怎么样的方式更有利于消费者体验就用什么方式。同时我们也自己部署了最先进的CRM系统,北美我们部署了智能系统,服务会像4S店的工单企业,在服务号里一键报销,做了什么维修动作,价格透明结算。而且我们在APP里面还给用户评价的权力,服务清单结束之后用户可以对服务的体验、态度和效果打分,这个打分会直接决定服务商在这一单里面能够结算服务费的价格,这是一个正向激励。五分好评可以拿到1.2倍服务费,一星差评一分钱拿不到,我们希望通过智能的手段,网络的手段来改变这个行业,让更多消费者可以用正向激励的方式,去让服务商做得更好,更到位。

问:你刚刚说了北美和海外的模式,您的意思是说会把这样的模式移到国内吗?

王野:国内线下门店还依托电动车和摩托车使用的密集地区,我们有了大数据,比如说北京、上海的部分区域,比如说回龙观和天通苑,这些地区我们要多开店,方便给消费者服务。这时候他从京东买车还是线下买车都一样价格,但是服务一律是通过线下网点提供。

高禄峰:我补充一下,我举个例子,这次发布会提到了一个功能,这个功能是你在我的官网上能看到不同颜色的车辆,选择不同颜色的车辆整个订单就会被传到整个SAP系统上,我们去年花特别大的代价把整个公司升级SAP最高完整的系统,我们工厂收到订单会生成一个订单,这一个单在产线上接单,按照这个色号生产。背后依托的是信息化的管理能力,这点上我认为可能我们会超过所有电动车厂商。基于信息化的能力,我们才有机会在售后部分真正无缝的给用户提供最准确和及时的售后服务。你会发现我们也会有一个黑匣子功能,车上出了问题到我们店维修,提取黑匣子,不用去描述问题,它里面会有分析,我们会更换,通过整个功能体系全部无缝的打通,这点它让原有的效率显著提升很多,这是其中一个部分。我们正在准备线下所有公共渠道、售后网络,我们在现场看了很多地点,能够帮助用户在离家最近的地方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问:您觉得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开线下店?

王野:春节前后北京大概会超过十家店。

问:我们对这两款产品的销量是怎样的期待,包括和竞品,不管举例雅迪是小牛,大概我们要达到什么样的市场规模。第二个问题想和两位老板探讨一下,小米生态链公司和小米之间的话题,因为最近好像市场上有些论调,前段时间华为解释了一下和小米的关系,想跟您聊一下小米生态链公司跟小米之间的模式,有些市场上的媒体分析说生态链公司开始依赖小米,后期想做独立品牌又摆脱小米,有的摆脱不了,双方形成了想要摆脱又互相依存的关系,想问一下我们怎么样看待这个说法,或者从我们九号机器人的角度,我们和小米的合作路径大概是怎样的?

高禄峰:很深入的问题,我先说第一件事情,关于销量的。首先抱歉,抱歉的原因是我们现在在报科创板,报材料的时候会有一个很严苛的要求,你在报材料的过程里面有些数据是最新的,你不能在公开场合发表我的业绩一周多少多少,我今年的利润会比去年提升多少,这些数据以及对未来的预测,对于我们来讲都是相对敏感的数据,我不方便讲太多。但是我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您的问题,我们之所以花了三年的时间,好几百人的投入,把我们所有精干力量全面投入到新领域,工厂预计十亿以上的投入,我们全系列牌照全部拿到,我们线下渠道布的这么广,你会发现我们的目标不是掉在后面,我们肯定是希望到整个领域里边最前面去,我相信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们的野心,否则我们不会这么大的手笔搞这个事情,可能从这个层面给您一个解释,可能我们的目标在星辰大海。

第二个关于小米和我们的关系,今天刘德在现场,在座好多小米的同事,各个层面的同事,包括雷总,包括王响,他们出差都给我发短信说今天没来,我们和小米之间一直是非常稳健的,非常亲密的关系。我们从最开始投资进来的时候,我们和其他生态链公司有点差异,我们是小米早期投的公司里面体量最大的,相当于小米投资之前我们自己已经有了一两个亿的收入水平,大家的关系一直是非常友好的,一起沟通,一起商量很多事情,大家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包括您提到有些文章分析有些什么样的想法和问题,其实对我们来讲,我们从始到现在依然和小米关系非常好,商业整个模型从来没有发生变化,我们也没有所谓的要摆脱类似这样的一些诉求。这点上我觉得可能与最开始建立的初始结构有比较大的关系,而且我们经常会去向雷总汇报说最近在做这个产品,建议不建议,包括这次发布会问雷总哪些地方注意一些,互动一下。

问:商业模型能详细说一下吗?

高禄峰:商业模型大家所熟知的,像有一些定制款,包括咱们定制款的渠道怎么来去销售,会有一些这样的规划。但是我们品类并不属于和手机相关的品类,你会发现我们是九号什么什么,九号滑板车,九号电动车,这点上我觉得大概能感觉到和其他的生态公司差异比较大的地方。

问:刚才看到咱们最新的车(九号电动T)有自动驾驶功能,因为现在电动汽车自动驾驶大概在L2到L2.5,对于电动摩托车来说,它应对的路况要比汽车的路况复杂,刚才看到咱们有自动驾驶,咱们在自动驾驶的规划上大概是怎么样的?我们大概未来如何来实现电动车自动驾驶?

王野:对电动车来讲自动驾驶,乘客状态和载人状态自动驾驶是伪命题,双手握着车把的时候为什么要自动驾驶,更多的是碰撞安全,我认为可以辅助的做碰撞预警和障碍物的规避,这个是有价值的。但是我们认为无价值的低速自动驾驶在无人情况下,我们在8月份发布了一个共享自动滑板车,它可以半自动的情况下在后台有人辅助操作情况下,一个街区一个街区自动调动和部署,有自动调动和部署能力,会让未来交通即服务变成车找人,而不是人找车,这个对于共享单车也好,共享电动滑板车也好,都是革命性的突破。而低速的自动驾驶对技术的调整和安全性的依赖,远远低于电动汽车的驾驶,我们L3、L4要做到99.99%才能投入商用,成本非常高,而且我认为在中国这样的路况,很可能L9才行。但是它如果是时速三五公里的自动调度,我出门的时候打的是无人出租车,还是打的无人滑板车,无人驾驶过来的电动摩托车,这个事情速度只要低,自动驾驶的安全性会大幅降低,我认为这个领域里面自动驾驶不是说一定要用在让人坐在车上的时候手可以放兜里,而是它可以走过来车找人,让交通即服务这件事情未来几年会发生。

问:咱们现在未来做共享的时候,主要是这个行为?

王野:我们买车想要的是出行服务,而不是想要一辆车。我们还在做技术准备,因为自动驾驶,哪怕是低速的自动驾驶还是有很多需要调整的,这个事情要很严肃。

问:咱们现在已经在开始铺共享模式了?

王野:没有,我们现在在和一些业内顶尖的合作伙伴一起在做这个事情,比如我们支持优步,铺设共享滑板车服务,但是在中国目前这个事情还不是一个政策红利和支持领域。我们现在在中国还是以2C零售为主。

高禄峰:补充一下,我们在机器人发布会上发布的自动识别路障,自动调度的型号,去年我们在整个全美共享滑板车里面占了90%,这里面有几家核心的合作方,它在用我们的车重塑它整个的调度体系,在做验证。在国内最新的是在冬奥会大的园区里面可以使用,运行原理就像远程调度人员在玩一个即时战略的游戏一样,可以半辅助,从A点到B点,半辅助帮助调度和自动充电,在未来交通领域里面一定会大行其道,这是我们对未来一种前瞻的想法,这个已经完全能验证和体验了。

问:咱们电动车它的行驶环境没有那么舒适,包括现在社区里很多的电动车要统一在固定的车棚内,车挨车,它的使用环境非常复杂。

高禄峰:我们也想去改变现在的场景,我们发现可以用产品帮助场景变得更好,也是一步步逐渐实现的过程。

问:2019年发布新国标之后,这个行业洗牌到现在洗的很干净,留下来都是很有实力的企业,也有很多人会称2020年是一个电摩元年您怎么看?还有想问一下我们作为第三能源使用公司,我们未来有没有考虑铺设一个电动车换电系统?

王野:现在行业里面有很多很强大的公司,销售一年几百万台的公司很多,不到一百万台进不了前十。但是我们这么认为,当时代的变革发生的时候,过去的销售数量只是其中一个维度,另外一个维度反倒会成为它的包袱。就算行业龙头能看到智能机取代功能机的时代已经到来,但是它已有的渠道、体系、供应链和它已有的短平快的研发模式,其实会阻碍它向智能化的转型。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有五百人左右的队伍,其中一百人在做电池技术,有两百人在做云服务和智能技术,我们全车从大灯到仪表、轮毂、车驾、VCU、ECU,智能化的控制深入到车上的每个子系统,这些东西如果不全部自研,是搞不定的。早些年智能汽车出现的时候大家首先想的是特斯拉,而电动汽车要深入的后台技术,今天我们看到的车只是我们投入研发中的五分之一,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们很尊重那些企业,包括小牛也是我们非常尊重的企业,小牛过去几年非常非常大的努力和尝试,让电动车有设计感,非常漂亮,但是除了漂亮之后我们希望让它更智能,更好用,更安全,我不认为小牛是我们的对手,而是非常值得尊敬的行业先行者,包括其他的本田和雅迪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为什么选择在电摩元年发布电摩新品这个问题不用回答,我们也这么认为,我们认为电摩有很多机会,同时九号是一个全球性的企业,今天大家也注意到有来自很多车企的,还有欧洲的合作伙伴,我们会有更多的产品到欧洲和美国去,九号现在的产品终端用户大概70%在欧美。

问:前面各位分享很多产品相关的问题,我这边更关心的是咱们整个九号机器人企业一直坚持到研究,包括发表很多优秀的产品,很受用户喜爱,关于咱们企业文化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高禄峰:我觉得这个企业首先讲的第一件事是典型的创新驱动,具有功能设计化的企业,你会发现这个企业不是完全崇尚营销,崇尚市场销售的企业,我们是非常相信做好的产品,做创新的产品,才有机会讲下一步故事的企业。

讲整体的文化,其实先说这个使命,我们要解决人和物,我们一直把人和物移动这件事情放在非常高的维度上。我们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全球只解决物的事,人在交互过程里参与度会越来越降低,我相信在整个解决人物移动的这个事,像解决衣食住行这个问题一样。我们希望用科技的方法,用更加优秀体验的产品,让这个领域变得更好。我们希望做出服务于超过十亿人的典型面向C端用户的企业,像苹果一样面向C端的用户企业,这是我们发自内心想做的。我们设立很多目标里会发现,其实还是挺高远的,高远的好处是在于我们经常做出一些产品进入一些门类,我们可能有更大的想法,我们希望三个月这个品牌在全球短交通里面,每个类别里面都是别人值得信赖,首屈一指,只要提到创新出行这就是唯一可选择的品牌,这是我们所崇尚的东西,所以我们进入到每个品类都不是草草做一个产品扔进去收割,我们内部开玩笑上有些品类可能做一个扔进去安排几个人就能挣钱,但是我不做这样的事情,我们非常珍惜我们的口碑和品牌,我们希望做到有机会行业第一的门类和产品,我们做所有的工作都是以这个为基础的。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