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就针刺试验之争的“得与失”

自2020年新春伊始,宁德时代发布基于三元锂电池并采风无模组技术的CTP电池系统。随后,比亚迪发布基于新配方“铁电池”并采用无模组封装技术的刀片电池系统。至2020年6月,已经有多家厂商宣布采购宁德时代的CTP电池系统;比亚迪在推出全球首款采用刀片电池系统的汉EV车型后,与多家整车厂商展开动力电池外销的接洽。

就在最近几个月,比亚迪在围绕刀片电池安全性展开的一系列针刺试验时,宁德时代也发布了2条对其自行生产不同型号的三元锂电池(芯)进行不同的针刺试验。

然而,比亚迪对刀片电池系统进行针刺试验结果是没有燃烧和爆炸;宁德时代官方三元锂电池总成进行针刺试验结果是钢针断了,对三元锂电芯进行针刺试验结果是没有起火和爆炸,这与@小鱼锂电进行的宁德时代三元锂电芯针刺结果是燃烧和爆炸,截然不同。

新能源情报分析网就宁德时代CTP电池系统,与比亚迪刀片电池系统的发展、应用以及分别进行的针刺试验等相关信息进行跟踪报道近6个月。本文综合两家完全不同属性的新能源企业,在产业链中的定位、生产模式、合作伙伴以及未来发展路线进行综合研判,力争理清针刺试验背后对宁德时代与比亚迪的“得与失”。

1、宁德时代的产业模式:

作为毋庸置疑的全球车轨级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为德系、美系、日系以及国内几乎全部一线品牌提供三元锂/磷酸铁锂电芯、模组、电池总成等多种组合服务。尤其是,宁德时代与特斯了达成协议,为上海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提供磷酸铁锂电池系统。至2020年6月,宁德时代只具备动力电池系统研发与量产能力,没有整车制造的产业存在。

2、比亚迪的产业模式:

作为中国本土自主品牌整车厂商,比亚迪打通了传统/新能源动力总成(发动机、驱动电机、传动组件)、动力电池系统(三元锂电池/“铁电池”/刀片电池系统)和车型平台在内的全部软硬件自主研发与批量生产的环节。至2020年6月,比亚迪算是全球唯一家具备掌握新能源核心技术与整车制造全产业链的车厂,具备动力电池与涉及新能源整车制造全部分系统对外供应的能力。

3、宁德时代的“得与失”:

前文提及,宁德时代全球范围车规级动力电池装机量第一(占比51%,31.71GWh),其中绝大部份额为不同配比的三元锂电池。无疑,从2014年-2020年,作为单一的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不会出现“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结果,让客户(车厂)安心进行定制化采购。这也使得宁德时代,在过去6年间的盈利水平大幅提升。

也就是在2020年4月,全国范围连续发生多宗电动汽车起火和燃烧事故,直接促使国家推出针对新能源车的“5分钟逃生时间”的强制标准。根据此前网上流传多条三元锂电池针刺试验燃烧和爆炸的结果看,搭载三元锂电池系统的新能源汽车的安全设定将要发生彻底的改变。或许将影响2020年下半年之后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本土、合资和进口新能源车的准入标准与强制安全体系。

也正是作为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宁德时代,要想保持市场份额和利润的提升,就要开拓更多的客户资源。可是,技术研发实力参差不齐的客户中,要想保持合理的利润,又要满足对待整车安全、电池安全有着不同认知的不同车厂制造的不同车型,都具备符合一定标准的新能源车,这对宁德时代而言是一个难度极高的挑战。

即便宁德时代完全按照厂商要求开发符合厂商标准的动力电池系统,也难免出现蔚来ES8“4连烧”甩锅宁德时代供应商的悲剧。随着宁德时代三元锂动力电池系统出货量的持续攀升,或许这种整车厂甩锅给电池供应商,而电池供应商又要维护多方利益而自咽苦果的案例将不可避免的出现。无疑,这对三元锂电池对外销售占比显著,且自身没有整车制造环节可以树立完整且成熟车型标杆的宁德时代而言,是一个糟糕的“得与失”。

4、比亚迪的“得与失”:

从研发和制造消费类电池系统起家的比亚迪,2003年开始研发车规级动力电池;2004年进入传统汽车制造业,2006年完成首款搭载“铁电池”的F3e电动汽车的测试;2010年第2款电动汽车e6上市。。。。。至2016年比亚迪发布首款搭载三元锂电池系统的秦EV电动汽车;至2020年比亚迪发布搭载刀片电池系统的汉EV电动汽车。

自2014年-2020年,拥有新能源核心技术与整车制造全产业链的比亚迪,适中没有开启动力电池对外供应的业务。尽管在2016年中国新能源产业以“爆棚”式的节奏发展,完全处于以动力电池厂商为主的卖方市场。对于持续扩大产能,新能源整车内供和外销兼顾的比亚迪,也只是在这一时期有意无意的放出“对外供应动力电池”的小道消息。

还是在2014年-2020年,为了让中国新能源行业快速发展,鼓励更多整车制造厂进入这个市场,国家推出了特有的鼓励政策与庞大的补贴额度。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政策和补贴额度,与售出的新能源适配的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直接挂钩。这就使得原本坚持“铁电池”的比亚迪,要想与其他完成三元锂电池切换的车厂,获得相同额度的补贴,也要采用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系统。

然而,比亚迪在2016年3月份之前还就成本、安全与补贴之间的平衡纠结继续用“铁电池”还是换装三元锂电池。2017年,比亚迪完成了秦EV和e5系列电动汽车,秦和唐插电式混动汽车,全部适配能量密度适中的三元锂电池后,2018年比亚迪制造的全部采用三元锂电池系统的新能源车全部标配具备高温散热和低温预热功能的热管理技术。

2020年,比亚迪针对刀片电池具备的安全性进行针刺试验,发布了搭载刀片电池系统的汉EV,宣布后续量产的新能源车辆都将逐步采用不同能量密度的刀片电池。汉EV的推出,不仅仅给终端市场提供了有别于三元锂电池系统的竞品对比,更为包括丰田、大众和福特在内的已确定和潜在的合作伙伴提供了真实可见的案例车型。

比亚迪在过去10余年动力电池路线选择、新能源整车开发的过程中,或自身原因或受政策影响,走过了弯路,但最终回归到更符合客观规律、以安全为导向的动力电池与整车开发的策略,“得与失”更是显而易见。

笔者有话说:

对于宁德时代而言,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全力开发并提供不同能量密度、不同成本的三元锂电池系统同时,拿下了特斯拉的磷酸铁锂电池系统供应合同,完全符合市场规律。

作为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单一供应商的宁德时代,不仅要在“针刺试验”风口站出来为自己的产品说话,更要为那些已经采购并装车量产的品牌坚定信念,那些对三元锂电池与磷酸铁锂电池发展存疑的潜在客户奠定信心。

对于比亚迪而言,根据自身对全球新能源行业发展态势,综合自身技术长短板,制定具备引领行业发展的动力电池技术路线与整车性能规格,填的是技术自信、彰显的是品牌自信。

作为兼顾自行研发、量产和外销三元锂动力电池、“铁电池”、刀片电池系统,电驱动技术软硬件控制,和EV车型、PHEV车型以及即将推出的HEV车型制造商的比亚迪,针刺试验的推出与宁德时代匆忙的回应,无疑是最好的推广策略。比亚迪刀片电池与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针刺试验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安全性,不仅获得众多潜在车主的订单,更促进了整个新能源产业开始向以安全为侧重点发展,直接坚定了已确定和并未确定与比亚迪合作或购买动力电池及其他分系统的合作伙伴的坚定信念。

笔者曾经多次表态,无论宁德时代,还是比亚迪,都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着对于自己是正确的事情。然而,瞬息万变,宁德时代为特斯拉提供磷酸铁锂电池,就说明造就做好了市场变化的措施。比亚迪在未全部完成刀片电池切换的期间,依旧将推出搭载能量密度适中、且热管理策略更先进的三元锂电池系统整车。

另外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目前也有一些整车制造厂商,本身就在批量采购宁德时代提供的动力电池系统同时,也在与比亚迪进行动力电池供应的谈判。或许在2020年晚些时候(2021年早些时候),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将同时出现在1个或多个新能源车厂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一旦这种情况出现,整车厂将对可以相互替代的2家动力电池供应的采购价拥有更多话语权。

作为动力电池供应商的比亚迪一旦与宁德时代就出货量正面交锋,争夺同一主机厂的采购份额,那么对于没有整车制造环节的宁德时代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危机。

同样,正处于开发新客户(整车制造厂)的比亚迪,或通过成本优势、或通过安全优势,分割本属于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对于拥有包括整车环节的新能源全产业链的比亚迪,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无论如何,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与比亚迪刀片电池针刺试验之后带来的深远影响,都为这两家车厂带来教科书式“得与失”的典范影响。

文/新能源情报分析网宋楠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